米粉卷

桃花源

破晓前夜 第一章:一触即发!

白色的哎呀:

一触即发!


       天空一如既往的阴着,几朵极淡极淡的云朵横亘在这片黑色的土地之上。 一丝微风缓缓地吹过,惹得那团薄薄的云团隐隐地被牵动着,但却并没有散开,依旧遮在山巅之上。那不散的云团就好像人们心中挥之不散的烦闷一般堵在人们的心口。


       抬眼一望,只看到那云层极淡极淡。几乎便可透过那层琉璃般的云团看到人们想象中的壮阔颜色:几分飘逸不羁的蓝色,再加上一丝金灿灿的光芒。想想就让人觉得心胸开阔。不过阳光却始终没有突破那层细细的隔膜,静静地躺在那层云团之后。


  一匹马从远处的草地上飞奔而来。坐在马上的是一个瘦小的少年,那张脸上还充满着稚嫩的潇洒。他抬起头,怔怔地望向天空,任由身下的骏马飞驰:这片混沌的天后面究竟是什么样的?传说中远古时期的人们能看到一个叫太阳的星星在天空上。那现在的太阳是不是正枕着温热柔软的白云,拉着那轻似帛锦的彩虹睡觉呢?也许是吧,太阳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可这一觉可真久啊,我从来就没有拥过那一团传说中的温暖感觉。我只是在梦中品味过那种颜色,一种嫩黄中泛着欢欣的味道的颜色。好吧,那也只是从泛黄的书页中的描述想象出来的。真希望能拥有那传说中的东西啊!而另一面的天空是不是又是一个世界?书上可没说过有一个新的世界。不过那儿应该也会有人吧,一定也有马儿和一大湾潺潺的流水。可能还有一个我,不,一定会有我在那!不过他是不是也在策马若飞呢?那他会不会和我长得一样呢?也许眼睛不会有我有神,皮肤也不会有我白,他的马儿也一定不如我的这匹神骏!少年在心中暗暗猜度着。


       不过一会儿之后,他的心情就开始变得糟糕了:那该死的乌云,竟然阻挡了本小爷的视线。哼,我真想撕开这混沌的天地!少年突然一夹马腹,速度不减地进入了绵密的森林里。丝毫不在乎森林里狭小的空间和四处都有的树枝。进入森林后。少年又一抬起头来,那乌云透过树叶的间隙依然能看到。就像只饥饿的秃鹫,一直盘旋在头顶上。少年的心火不由腾起一丈。他伸手从马鞍上挂着的布袋里抽出五彩魂草鞭,向着那片灰色云团打去。很显然,他够不着那高高在上的黑暗。少年手腕一翻,还在半空中的鞭梢打了个响儿。就只听“啪”地一声,那鞭子就拖着一溜彩影收了回来,就像雨后稍瞬即逝的彩虹一般。


       少年气急败坏地收回了五彩魂草鞭后,心中的怒火更是如同燎原的野火一样熊熊地燃烧起来,却无处发泄。


     “哼,那些蠢蛋们还在无谓地做着牺牲前的最后狂欢吧!真想现在就能看到那种带着绝望的血液在地上蔓延的样子。”少年阴测测地想着,雪白的面上布满了病态一般的红潮。少年挥动手中的鞭子打在身下的骏马身上。骏马嘶叫一声,再一次加快了速度,那看着不小的身躯灵活地从狭小的树木之间穿过,丝毫没出现要撞在树上的样子。而在少年的眼中,两旁的树飞快地向后退着。风也呼呼在耳边响起。


       树林中那双黑暗的眼睛带着一丝邪恶一闪而过。


  碧云山,流云寨。
  木制的栅栏依然树立在这片灰色的天空下,那红艳艳的三个大字——流云寨,在大门上耀武扬威地挂着,嚣张而且妖艳。


       一匹雪色的骏马俏然立在流云寨寨旁空旷的荒地里。一身莹白的马鬃在这昏暗的天地间显得那么的突然,还没有人准备好接受它。它就仿如从紫穹深处冲破了灰色云朵而降落的圣光,但却并没有显得突兀,立在那里就让人觉得很自然,非常和谐地嵌入了这个背景当中,好像天地间本就需要这一抹闪亮的白色一般。那莹莹的白光,在森林深处阴暗的气息下显得益加的圣洁和神彩照人。白马的脚上有着一丛纯白的细毛,将马蹄隐隐地掩盖住。但仔细观看,就能发现在浓密的白毛中,马蹄隐约现出一丝丝血红的颜色。马身通体白净,没有一丝杂毛。马肚子上隐隐散射着银白的光芒,那是一圈圈银白的玉斑。马头高傲地扬起,巨大的马眼中透着高高在上的不屑,和浓浓的狂烈霸道。白马仰天一声长啸,嘶声中带着一股草原狂风一般的无边霸气,掠过这平旷的荒地。
  白马身边是那个少年,他一点也不受身边白马啸声的影响。依然静静地站在那,如同一株植物一般只是在慢慢的生长而看不出有一丝动作地立在那。


       他倚着柔软的晚风,优雅地站在一棵柏树下。双手玩味地背在身后,巨大的绿色树冠下,细瘦的身影默默地记着数,他在数着天上的星辰,来计算着自己的命运。
  白衣在他身上绽放出了另一种美丽,那一抹纤瘦的灿烂风华,彷佛从灼灼春光里蔓延出来,热烈而浓郁,就像一株桃树几十年才孕育出的带着灵性的花骨朵。
  起风了,大风从山脚迅速地掠至山巅。“哗哗”的树叶声响一波波地向山顶袭来,那一身白衣在这一刻绚丽绽放,就像一朵雍荣的牡丹。


       汹涌的波涛开始在这座古老的绿色森林里翻滚,浓烈的杀意在一瞬间彷佛沸腾般浓烈起来,天地间只剩下西方那最后一抹浓艳的血色在荒地上弥漫。
  门开了,流云寨笨重的大门被白衣少年一脚踢开。那酝酿出酒味的杀意在刹那间便笼罩住了整个山寨。
  静,静。静!
  浓烈的杀意让整座寨子压抑得如同密不透风的地下室一般,一股透不过气的感觉在每个人心里蔓延。
  白衣少年强大的实力似乎让整个天地都静止了。不过藏在暗处的敌人却知道,只是这片空间被禁闭了罢了!但是这依然让他震惊。要知道在这禁闭的空间里,少年每一丝的杀气都将化为最细密的剑意,最绵密的攻击。少年通过这灵敏的触手就能轻易地把敌手的意图收于眼底,他的每一次皱眉,或者一次长叹都会在空间里化为狂风暴雨!少年的功夫已经算得上这世界上数得着的高手了。


       毫无疑问,整座流云寨在这少年眼里真的只是一片流云。他眼里蕴藏着的只是流云寨身后连绵的大山,是大山里隐隐现出的紫色祥瑞光环。在他的眼里看来,在南荒这小小的偏僻小寨里,有的只是他离开这里后堆积成山的尸骨和流淌如河流的鲜血,以及一片暗红色的土壤。
  这时远处传来阵阵松涛,南荒五峰十景之一的“碧风松涛”奏起黄昏柔和的夜曲。不过这一次的夜晚似乎不会这么宁静。
  “啊!”
  少年忽地发出一声呐喊,声震云霄。那一片祥和的涛声因为这一声呐喊而带着一股浓烈的杀伐之气。少年整个气质瞬间变得霸烈无比。
  敌人匿藏在暗处的身影开始隐隐发颤,显然,他们快承受不了少年那来自天地的威压了!
  少年眼珠一转,紧紧地盯住了那一片空旷的绿色草地。“嗬”,少年又是一声大喊,语音里带着些许的惊讶,也许,自己是有些小瞧南荒了。随着少年声音远去的,还有一丝丝淡得似乎融化在空气中的紫色烟霞。这是五界紫烟浮沉的特征,不过,在那朦胧的紫气里的该有上百人吧。他也该到了七界了。可惜。平时的他或许能控制紫烟整整一天,可是现在,他却不能再控制紫色烟霞哪怕仅仅五分钟。
  人,太多了。本来,他是可以逃走的。少年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声,自己的紫烟沉浮也才不过六界而已。
  一大群人瞬间出现在少年血红的瞳孔里,他彷佛已经看到了鲜红的血液在这片荒地里奔流,然后慢慢浸入在那最深的地底里的黑色暗狱里的场景。
  嘲讽的笑意在眼中一刹那闪过。
  这群突然出现的人中,有穿着银白色重甲的,笨拙得像一座雕像;有披着暗血色披风的,阴冷得像一具僵硬的尸体;也有挂着一把把出鞘的大刀的,明亮的刀光,晃得人眼花。各式各样的装束上都淌着西天残留的血色,像是在这旷野里浴血厮杀了几天一般。不过,现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同一种表情——惊惧,望向少年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来自幽冥的地狱使者。只有为首的一人,冷厉地盯着白衣少年,像是在打量一头凶猛的野兽一般。他身着一身华贵的淡黄色绸衫,一头黑发洒脱地甩在脑后,颇有几分不羁的风采。洋溢在他的眉间的是掩不住的骄傲,浓黑的眉毛高傲地扬起,整个人显得格外的高雅华贵。彷如不属于这里的天潢贵胄。
  是的,他不该被埋没在这里。他身世高贵!他出身正统!!他师承名门!!!
  他,是当今大陆三大世家里天才横溢的萧家大少爷萧南天!少年依稀记得几年前自己还在天祭时见过他在满堂宾客里侃侃而谈的样子,可现在……唉,少年又叹了口气。
  “开始吧!”萧南天眼睛也不眨一下,那一双凌厉的眸子闪着凶狠的光芒,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野狼一般。少年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微微晃动了下。只一下,那震慑天地的压力立刻就不见了。荒野上的青草微微颤动,就好像一阵轻柔的风静静地拂过这片荒地一般。不过,在这荒凉的草地上并没有一丝微风,有的,只是杀气。充盈浓烈的杀意一刹那就从少年瘦小的身体里漫了出来,迅速地在整个庭院里散播。就像一阵急速掠过的风暴,从少年这里迅速掠到对面的聚义厅。那一抹杀意一下子便充盈了整个天地。


       而对面传来几声金属的撞击声。零星,但却突兀,这一点杂音在这死寂的战场中仿佛划破黑夜的一道闪电,宣示着暴风雨就要降临了。
  显然,这支千人的队伍久经激战,即使在面对少年这来自天地的威压面前也只是稍微有些拿不住兵器而已,而不是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不过,饶是如此,他们也不是少年的对手。他们连正面面对这少年都不行,怎么去当少年的对手呢?只有身着淡黄袍子的萧南天笔直地挺立着,就像一座插在大地中的山岳一般。
  “刹!”凶狠、冷酷、无情的冰冷的汉字从少年的嘴中嘣出来,大战一触即发!


小说地址:http://yuedu.163.com/source/86e7263e50774e41aed74efea178f93d_4

评论

热度(23)

  1. 米粉卷白色的哎呀 转载了此文字